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江山岛的博客

我愿与战友们唱着《军歌》高举“八一”军旗,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向前!

 
 
 

日志

 
 
关于我

简历很简单、很平凡,当过兵,现从政,努力工作,做人民的好公仆。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2016-12-21 11:47:07|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闪闪的红星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

                                          65式男战士军装                                                65式女军装

                             难忘四年的军旅生涯 - 独钓寒江雪 - 独钓寒江雪的博客             难忘四年的军旅生涯 - 独钓寒江雪 - 独钓寒江雪的博客难忘四年的军旅生涯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

                                                                      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
                                                     江松岩

 

“八一”军旗、军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神圣标志,又是全军将士们的光辉节日。我为我这一辈子当过兵而感到光荣,更为我能成为八一年兵,与“八一”军旗、军徽相巧合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和荣耀。每当“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总让我往事萦怀,思绪万千,又使我想起那段难忘的从军史。好似又回到了梦回萦绕的第二故乡和那绿色的军营,又好似站在威武庄严、整齐划一的方队里,在“八一”军旗的引导下,接受祖国人民的检阅。

三十多年前,我与几名同学一起报名应征去了驻内蒙古边陲的辽宁省军区独立师服兵役,部队驻守在昭乌达草原深处的两个旗——巴林左旗(林东镇)、巴林右旗(大板镇)。说是大草原,到不如说是沙漠戈壁滩,被当地牧民称谓的巴林草原只是生长着一寸高的小草,哪像诗人所描绘的“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诗情画意般的桃源美景。一座座荒凉的秃石砬子山,不长一棵树,著名的红山就是因为岩石为禇红色的,故被取名为赤峰市。

在内蒙古四年,最让我们难以忍受的就是春秋两季的沙尘暴天气。每到这个季节,风沙漫天盖地的刮起来,一刮就是三个月。最激烈的一次是19815月中旬的一天,沙尘暴肆虐了三四天,黄沙土乌天蔽日三五米远看不见人,大风随时就可以把人刮丢,好似专门给我们新兵一个下马威的劲头。我们若要吃饭,就把全排战士们的背包绳一根根系起来,拴在一个战士的腰里,出门弯腰匍匐前进钻进炊事班,把馒头、咸菜包好揣进皮大衣怀里再被拽回来。常此以往,不少战士都患了阑尾炎(注:高粱米本身就有沙子,饭又煮成夹生饭,所以爱促成这种病)。睡一觉醒来,被子上、脸颊上、地面上都是黄沙土,我班就扫出去一水桶沙子。天放晴后,西拉木伦河畔的几座山头被搬家,通往赤峰市的公路被阻隔。我连奉命出工程机械配合高炮营去应急抢险,整整干了一天才把公路疏通开。为此,官兵们编成打油诗一首:“赤峰真是苦,一天二两土,白天不吃晚上补,习兵练武保国家,吃苦算什么?”倒是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从阜新市拉来的煤炭基本都是煤面子,为了防止煤气中毒,只好打成煤球烧。这还得由给养员(上士)过秤,每个班每晚仅限十斤。煤炭不足时,我们就开车出去捡牛粪烧。从大兴安岭终端天山脚下打回一车烧柴,只能做引火柴,每班分一小把,一直用了三四年。我们的中国军人就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吃着高粱米籽、咸菜疙瘩和“老三样”,穿着棉布冬装(没有涤卡军装),挎着冲锋枪,操纵着性能一般火炮、坦克(根本没有反坦克导弹),忠实地守卫着祖国的边关要塞。

新兵排集训时,政治指导员郭富友对我们新兵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他向我们介绍说,我们这支部队有一段光荣的传奇历史,它的前身原为国民党军龙云的部队,抗战时曾在缅甸打过日本鬼子。解放战争时期,被蒋介石调到东北打内战,被我东野第一兵团在长春围困半年之久,又受蒋介石嫡系新七军的歧视,在辽沈战役中起义投奔我军。被改编为四野第五十军,辖步兵第一四八、一四九、一五零师,这个故事被拍摄成电影《兵临城下》。

郭指导员还说,你们别看我们这个部队出身背景不好,不是老红军、老八路班底,但战功却不少。它参加过鄂西北战役、成都战役和两次入朝作战,血洒汉江两岸。回国驻扎辽宁宽甸、庄河县,19641月被改编为辽宁省军区独立师,负责大办民兵师,曾受到毛主席、周总理和罗瑞卿将军的高度评价。1967年第五十军奉命入川,又重新组建步兵第一五零师,我师被留在东北。1969年3月2日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打响后,沈阳军区又把我们师调防到内蒙古赤峰,担负大板林东地区的坚守防御作战任务至今。他强调说,我们现在守备边关要塞责任重大、无尚光荣,希望你们新战士要牢记使命,发扬两不怕精神,严格训练,严格要求,好好磨练自己,争当合格义务兵。他还对我们说,194589日,苏联红军的坦克部队就是从外蒙草原宽大正面楔入进来,沿着林西县和巴林右旗、左旗高山峡谷大通道进入赤峰的。从而扼制住了山海关和锦州,牢固的封住了东北的大门,消灭了日本关东军部队的。那时的苏军营、连、排长现都成为高级将领了,他们对我们这一带地形是非常熟悉的,一旦苏军发动战争,还得从我们正面的东、西乌珠穆沁旗方向入侵。我们的任务是死死守住几个重要卡口,给后卫的野战部队全面展开进入主战场争取时间创造战机。因为我们的右前方就是祖国的心脏——首都北京,左前方就是大东北,我们正处于东北与华北的结合部上,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如果说不定那一天苏军攻入我国国土时,我们一定要发扬当年四野老前辈死守塔山、黑山不怕牺牲勇猛顽强的战斗精神,让入侵之地在我阵地前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不得前进一步。1981年秋冬时节,连首长和工兵科首长还带领我们全连官兵到六十多公里外的板山图、雅马图一带熟悉作战阵地。后来,不论冬夏连续几次在查干坝、新开坝驻守坑道进行战术训练。当时我们这些新兵蛋子觉得一切都很新鲜、很有情趣,根本没想到死,似乎死神离我们很远。

我入伍时正值中越自卫还击作战刚结束不久,但祖国南疆依然战事不断。我们这边虽然无战事,但也比较紧张,时刻提防苏军入侵。四年间虽然没有赶上战争爆发,当的是和平年代里的和平兵。复员后我在担任乡武装部长时经常思考,假若当时苏军真打进来了,我们赤峰和白城守备区6个守备师(还有黑龙江、吉林一带4个守备师)仅凭那样落后的武器装备、依靠坑道工事和官兵浅薄底下的军事素质能对付了苏军若干个机械化师的猛烈进攻吗?能打赢那场战争吗?这在我心里划了一个很大的问号。所以,我军必须大力加强国防现代化建设。没有精良的武器装备和优良的军政素质,仅凭赤胆忠心一腔热血保卫祖国那只是一种愿望而已。因此,现在中央军委号召全军走科技强军和时刻准备打现代化、信息化战争,方向是对的,决策是正确的。如果不这么做,我军就会落后于世界潮流,就根本无法承担起捍卫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保卫国家现代化建设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神圣使命。

由于我当的是和平兵,除了参加军事训练、政治教育和执勤外,几乎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来。那时,驻齐齐哈尔市的步兵第六十八师出了个学雷锋积极分子标兵——丁红军(我们是同年兵),是沈阳军区党委树立的典型。我还对他学雷锋做好事有个人偏见,认为他不在连队里好好参加军事训练,不遵守条令条列和规章制度,总到火车站做好事,是不守纪律爱出风头的表现。后来我师直属高炮营出了个1983年入伍的黑河兵叫周恩孝,由于学雷锋做好事突出,被师党委树为学雷锋积极分子标兵。师党委提出一个响亮的口号就是“远学丁红军,近学周恩孝”。我认为是师首长小题大做,借着抓精神文明出政绩而已。不就是扫扫地,帮帮厨,给老百姓送点口粮和衣物而已,这也算学雷锋啊!当时自己对学丁红军、周恩孝的思想认识和态度是有差距的。

1981年夏天,第四军医大学学员张华跳进沼气池救老农不幸牺牲。军队和地方展开大讨论,一个大学生救老农值不值?我连指战员们也进行了热烈讨论,我在班务会上发言说,这要从两个方面看问题。如果从政治角度看,从中央倡导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角度看,救老农是有必要的,这是张华同志高尚的道德情操的体现,是学雷锋的优秀成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如果单纯从大学生救老农价值角度看,就不值得了。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要花费很多钱,需要那么多的教师教授来培养他,没等大学毕业为国家和军队做贡献呢,就为救老农死了,有些不值啊!我的发言一石激起千层浪。有的班长、排长说我善于思考问题,分析问题精辟透彻有见解,持赞成态度。也有一些班长和战士指责我忘本,本身就是农村兵不替农民老大爷说句公道话,思想肯定有问题。当时我的思想在军内外都普遍存在着,大家对这个问题热议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在主流思想的引导下平息了。

我们这批新兵只训练了半个月就被分配下老兵班了,说是进行改革试点。我先被分配在师工兵连四排十班,学开空压机,1月份部队改编为沈阳军区守备第十一师,编制员额有所减少,我又被调到三排八班学开装载机。那时,三、四排是机械排,挖掘机、装载机、推土机、汽车等工程机械较多,农村兵都愿意去机械排,学个技术,弄个驾驶证复员后回家便于再开车用,只有文化程度较高的才能被分配到机械排。一、二排是工兵排,专门布雷排雷,专业比较危险,最先进的装备就是四辆74式火箭布雷车。刚到工兵连时我们的心情很沮丧,认为当工兵有啥意思,整天摆弄地雷炸药的,从小在电影《地雷战》中都见识过,像西瓜一样的铁球有什么玩头。军棋中的工兵是最小的兵,太不起眼了,能到后勤运输连开汽车那该有多好啊,哪怕到侦察连当个侦察兵学点擒拿格斗也不错嘛。当时,李连长、郭指导员看出我们的心思了,告诉我们工程兵在战争年代担负着“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光荣使命,回忆了我连所走过的光辉历程。告诉我们我连官兵前几年还是赶大马车、用大麻袋装地雷使用工兵锹镐训练呢,现在装备大为改观,是全直属队装备最好的连队之一。我们在车炮场一转,一看装备就是比其他连队强,警卫连名声是好听,只有一辆大马车,侦察连只有一辆吉普车一辆汽车。防化连也只有一辆防毒洗消车和两辆运输车,装备还不如我连好呢。在师司令部分兵时,我因与姜敏一字之差差点去了防化连,现在留在工兵连算是很幸运的了。

我在三排八班开了大半年装载机,八月份的一天凌晨4时我在师招待所站岗,因突然刮起大风,天气特别寒冷冻伤了右膝盖关节,在师医院治疗一周不见好转,便将我转到赤峰220医院住院治疗。痊愈后回来正赶上我的班长李万铭和其他30多名老兵复员,我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送走了他们。老兵复员后,前任文书韩雪松也要求下班当班长去,他推荐我当了军械员兼文书,负责管理全连武器装备和文秘工作。文书相当于班长级,带着给养员(上士)、卫生员、通信员、仓库保管员等连勤兵干工作,是令人较为羡慕的一项工作。只有文科基础好、写字漂亮、美术功底好的、长相比较英俊的战士才能干这一行,我则被幸运选中。据我所知,在部队当过文书的人很多,过去大部分都能提干,少数人复员后都进了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当个秘书、办公室主任等职务,少数人还被提拔到重要领导岗位上。当兵是我人生道路的一个转折点,当文书是转折点的转折点。从此后我便与文秘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经常舞文弄墨的。以致我的爱人都说我“你这个人,这辈子别的东西不会干,只会写文章,属于穷秀才型的。人家当大领导的从不自己动手写材料,只有秘书、办公室主任才动手写材料,看来你这辈子没什么长进了。”果真是被她言中了,到地方工作以来,我始终与武装、文秘、党务、行政工作打交道,即使当乡镇和区直部门领导了,也是自己亲自动手写材料,秘书给我写的材料我几乎相不中,需要反复修改才能用,有时应急不如自己一气呵成。

连队文书、营部书记员与地方党政机关的文书、秘书既相似又不同,相似之处都是搞文字材料、收收发发的。不同的是我们所写的材料内容风格与地方秘书完全不一样,这是军队与地方政府工作性质不同所决定的。我由于文科基础较好,善于学习钻研,肯于动脑子想问题,在老文书的指导下,业务水平提高很快,在师直属队所有的文书中算是一把硬手了,与高炮二连文书姜立涛、警卫连文书李志华、教导队一中队文书孙守群等经常被抽调到师司政后机关帮忙,干些抄写材料、绘制首长作战决心图之类的活,从那些科长、参谋和干事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师参谋长张仕勋还鼓励我们去报考军校,将来出来当军事干部。19826月,连长、指导员给我报了三所有关工兵专业的军事院校,鼓励我去报考,相信我一定能够考上。我到师文化补习班一看,复习课程全部是高中课程,尤其是数理化三科对我来讲就像读天书一样一窍不通。我借口出去上厕所便逃回连队再也不去补习班了,尽管连长、指导员做我的思想工作我也没敢报考,这辈子失去了做职业军人的机会。现在每当与战友臧广才、陈军、袁立宗在一起时,看到他们佩戴少校、中校军衔,好不羡慕啊!后悔也没用啊,谁让我当年读书不听劝,吃了偏科亏。怨谁呀,还不是怨自己。后来,在市人武部当干事的韩立民告诉我,正式考试时,出的题不全是高中的,初中的占很大比例,他数学分才得40多分,全靠文科和军事科目多得点分就被录取进入大连陆军学校了。我一听,肠子都悔青了,可惜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啊!

我当时管理武器装备在师直属队小有名气。我想连队党支部把这么多的武器装备交给我来管理,是对我的信任,我暗暗发誓一定要管好这些装备,绝不能出问题。因此,每当战士们训练回来,我都及时督促他们擦拭武器,把凹槽中的沙土和枪管中的硝烟擦拭掉,并涂上枪油。入库时我都一一检查验收,不合格者退回去重擦,有的甚至被退回过两三次,下次再也不敢糊弄了。我告诉他们,想糊弄就别想消停,返工重干不如一次性干好。

由于我连武器装备管理的好,得到师司令部、后勤部有关科室的认可,经过研究把我连确定为武器装备管理标杆连队,并在我连召开了现场会。那时部队正兴起搞正规化,对于什么是正规化还一时摸不出头绪来,师首长认为武器装备管理也属于正规化的一个范畴。于是拨专款改造了武器库、机械库(棚)、零配件仓库、停车场。我按照师里的要求把装备器材和零部件,还有地雷炸药摆放的井然并有序,账号协调统一,既安全又卫生。赤峰守备区和师司令部联合组织考核验收,我眼睛被捆上毛巾,按照考核官的指令,一一找出某某型号的地雷引信、车辆零配件。蒙着眼睛在一分钟内把五四式手枪和冲锋枪分解结合一遍,三分钟内把班用机枪分解结合一遍。我所做动作之快受到首长们的交口称赞。1983年末,我受到军旗前照相奖励一次(相当于三等功),198410月临复员时,被师首长特批荣立三等功一次。

由于我一贯表现很好,在我入伍的第二年夏天,连长、指导员就找我谈话,让我写入党申请书,指导员许士武讲一些如何争取入党,怎样锻炼表现自己的基本知识,帮助我端正入党动机。连队党支部在向师直属队党委报发展计划时,把我和学雷锋积极分子陈亚东列了进来,计划下半年发展。我当时想,自己入伍三年整能如上党就很不错了,因为以前基本都是这样的惯例。9月份,党的十二大胜利召开,我们集中一段时间学习十二大文件。11月份的一天上午,指导员召集支委们开会,确定正式发展我和陈亚东同志入党。这时,少数79年和80年入伍的一些班长、副班长还没有一个入党的。我俩若被发展入党,他们能服气吗,能不闹情绪吗,更何况部队历来有一个论资排辈的传统习惯。中午,我把我的担心想法对连长、指导员谈了,建议我俩最好下一批再发展为好,防止出现人为矛盾。许指导员说:“我看没啥事,这次发展党员我连要打破论资排辈的做法,优先发展表现突出的新兵入党,这对老兵也是一个考验和激励,直属党委也有这种意见。这与你俩没关系,用不着担心,有事由我和连长负责”就这样,我和小猪倌陈亚东填写了《入党志愿书》。那些老兵对此闹了一段情绪,经过组织谈话,最后认识并改正了错误,在次年春天才被陆续发展入党。

我入党后,一些黑河老乡为我祝贺,说我为黑河兵长了脸、争了光。其实这时,赵文华、吴文月、姚绵利等同乡战友也已入了党,只不过是相互不知罢了。到1983年冬,黑河兵又出了个“学雷锋积极分子标兵”周恩孝,更给黑河兵和家乡父老乡亲长了脸,争了光,挽回了黑河兵不全是熊吊兵的不良印象。

当文书期间,我还兼任过连队团支部副书记,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的组织协调能力开始练就提高。我与张振东副指导员(兼团支部书记)一起经常组织青年团员搞文体活动,诸如打蓝球、排球、爬山等体能训练,为夺取沈阳军区军事训练先进连队考核打基础。当时我连有一批文艺体育骨干分子,如贺德刚、史宝华、韩雪松、季才等都是人才佼佼者。这批人一旦发挥作用,你想效果会是什么样,想拿啥就来啥,奖旗奖状就好似专门给我连预备的。有一次师政治部搞黑板报展,我与一班长史宝华出了一块黑板报,他是主画创作,我负责打下手写美术字。一共画了五幅雷锋从事不同活动的画像,简直把雷锋画“活”了,非常吸引人的眼球。评委们在评比时给评了个一等奖,许多连队不服气(他们下了很大的功夫,办报办得也很漂亮),说政治部有意偏向工兵连,当时我上台拿到奖状后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当时我们还经常组织战士们到农牧区、工厂参加义务劳动,到大板烈士陵园和旧战场凭吊革命烈士,到巴林右旗文化馆和荟福寺(即东大庙,1706年康熙年间建)学习了解蒙古族的文化和风土人情,加强对祖国边疆的热爱,对少数民族的尊重,激发战士们保卫祖国建设边疆的热情。那时我们青年团员的学习目标是雷锋、张海迪、张华、丁红军、朱伯儒、齐建华和老山前线的英模人物,他们的先进事迹在我们的心中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激励了广大战士们退伍还乡后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实现人生价值。

搞团的活动,经费不足,我卖掉了堆积在仓库中近百公斤重的“老三篇”和《毛主席语录》,还有一个洗衣盆大小的毛主席像章和一部分废钢铁。我在用这部分钱到新华书店买来新书报刊分送给大家传看,收到很好的效果。

我在部队受政治教育最深的就是接受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精神辅导和否定“文革”教育。当时比较系统学习了全会《公报》和《决定》,尤其是1981410日《解放军报》、11日《人民日报》刊载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黄克诚同志撰写的《关于评价毛主席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的一文,给我留下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黄老当年是在庐山会议上被毛主席钦定为“军事俱乐部”的主要成员之一,与彭德怀元帅一起被打倒蒙冤近二十年。但他老人家却不计前嫌,却把一些历史事件作为佐证材料正确评价毛主席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丰功伟绩,对毛泽东思想予以高度评价和肯定,对毛主席的是非功过从理论上作了系统阐述,让人们终于认清了毛主席所犯错误毕竟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和伟大领袖所犯的错误,使人们能够原谅他老人家。作为一个被挨整的人,能不计前嫌,站出来说这样的公道话儿,这需要多么宽广的胸襟啊!现在社会上刮起一股拥护毛主席和诋毁毛主席之风,褒贬不一,但我都能站在正确的立场上看待毛主席的功绩与过失,从不参与诋毁毛主席声誉的违法活动,敢于与错误思潮进行斗争。

198410月,即建国三十五周年之后,我满怀着对人民军队的眷恋,依依不舍地与朝夕相处的首长和战友们挥泪告别,踏上了返乡的列车。为了加强对部队的怀念之情,我依然保存下一套绿军装和一套“三块红”领章帽徽,作为永恒的纪念。我觉得这些东西远比金银珠宝还要珍贵,我宁愿什么都舍弃,但这几件东西却不能舍弃,他要伴随我终生。

四年的从军史,在人生的长河里只是一瞬间。但我却珍视这一瞬间所发生的每一件事,它是我人生坐标的转折点。经过大熔炉的熏陶,练就了我一身正气和良好的生活习惯,为人处世之方法。有人曾说:“好铁不辗钉,好汉不当兵。”这都是世俗偏见,我不同意这种看法。我认为,只有好人去当兵,这支军队才会有希望,才会有无穷的战斗力,才会战而无不胜。如果都是庸人蠢才去当兵,那么我们这支军队还能御敌于国门之外吗?说这种话的人也许在梦呓吧,是否忘记了自己的列祖列宗和父辈那一代人曾被外国列强宰割欺辱过。中国刚刚解放六十多年,难道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了吗?

有的人用比较文明的词汇说:“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这充分体现了一个当过兵的人和一个没有当过兵的人的各自心态表露方式,没什么可非议的,大家都有认同感。我亲耳听过极少数战友在不同场合大放厥词,我为当兵三年后悔他妈的八辈子,等我儿子长大了,再也不让他去当兵。他要去我就打断他的腿,内蒙古那个鳖地方我再也不想去了。我觉得持这种观点的人不知怎么想的,部队什么地方不好让你这样深恶痛绝,内蒙古什么地方不好惹得你这样伤心。说白了,不就是当兵不自由,让你受拘束了吗?不就是刮几场沙尘暴,让你吃几顿带有沙子的高粱米饭咯了你的牙齿,晒黑了你的皮肤吗?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是皇亲国戚啊!我觉得,持这种成见的人是否从国家民族利益着想,还是从个人利益着想。如果从国家利益着想,你说这种话儿不觉得汗颜吗?如果你从个人利益出发,那倒是说得过去,没人责怪你。不过按照彭老总所讲,“一个人只为自己活着,那不如死去。”你不当兵,别人可以去。我国《兵役法》有明确规定,依法服兵役是每个中国公民应尽的光荣义务。包括犯人在战争情况下也有保卫祖国的义务,况且一个正常人呢?美国历任总统相当一部分人都当过兵,他们并且把自己曾经当过兵作为竞选总统的一个重要条件之一引为自豪。有些国家的商人正在外国经商,当他接到祖国让他回去参加军事训练的通知书后,立即放下生意回国参加训练。你看人家的国防观念有多强,轮到中国人有这么自觉的吗?我认为,你不热爱内蒙古,我却向往内蒙古,它毕竟是中国国土的一部分。三十多年来,我始终思念第二故乡的蒙古族人民。勤劳勇敢,善良纯朴的蒙古族是我国五十六个民族中的一朵花,缺了这支花儿,其它的花儿就不会绚丽多彩。有了这支奇葩,我们的百花园才会群芳斗艳,凤蝶群舞。这些年来,每当我唱起《骏马奔驰保边疆》这首歌时,就好似回到了巴林草原,听到了悠扬悦耳的马头琴声和德德玛、腾格尔的蒙古长调,使我想起了在白银尔登老阿爸家的蒙古包里一起联欢的美景。醇香的美酒,芳香的奶茶、诱人的奶酪、酥饼和手扒羊肉,还有那奔驰的骏马和欢蹦欢跳的牧羊犬。他们是那样的热情好客,对解放军是那样的亲、那样的爱,对敌人是那样的恨。“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这首歌正是对蒙古族人民性格的真实写照。怎能忘记啊,我的第二故乡。我有幸三次回过赤峰市和巴林右旗,看到那里通了火车,修建了高速公路,大板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生态环境变好了,农牧民们脱贫致富了,我感到特别的高兴啊!

由于有从军的经历,我养成一种浓厚的军旅情结,任凭别人怎么说我都矢志不移,那就是最爱看的书就是反映军队生活的军事题材纪实小说和影视专题片。我最爱唱的歌曲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咱当兵的人》等军旅歌曲。平时最爱结交的朋友就是军营男子汉和当过兵的人。我还是一个军迷,对军事(史)颇有研究(专门收藏我军不同时期的领章帽徽和军衔符号),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我去参观过多次,并与该馆宣教处建立了友好关系。辽沈战役纪念馆等许多纪念馆,以及辽沈战役和抗日联军旧战场我都去涉足考察过。最近,我与有关专家学者一起研究中苏抗战历史和《林海雪原》红色文化,扩大影响力。

很多年前,我从沈阳军区主办的《前进报》上看到有人认真地总结过,当兵至少有十大好处:一是能培养自己独立的生活能力;二是能增长自己的才干和见识;三是能培养良好的组织纪律观念;四是能养成吃苦耐劳的精神;五是能磨练出坚信的意志;六是能锻炼出坚强的体格;七是能提高智力和胆量;八是能培养讲秩序、讲卫生习惯;九是能养成诚实、大度和果断的性格;十是能增强人的责任感。近几年,有的人,还将当兵的好处总结扩展到40条(内容略)。

我当时由于年轻好充满幻想,渴望如有第二次当兵的机会,我还想再当一次兵,报效祖国。后来我有机遇当了一次预备役军官,尽管任职时间不长,却满足了自己的小小的心愿。

最后,我衷心地希望祖国越来越强大,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更加强大,所向披靡,一往无前。

衷心地希望二十一世纪不再有战争,世界和谐,永远太平。

          

 

                初写于2001年八一建军节、2016年冬再做修改

                                                                            

  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难忘的四年军旅生涯(原创) - 一江山岛 - 一江山岛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